沒有他就沒有現在風靡全球的先鋒ETF 指數投資的成功關鍵永遠是「無聊」

沒有他就沒有現在風靡全球的先鋒ETF 指數投資的成功關鍵永遠是「無聊」

對衝基金經常運用ETF,來抵消其投資組合的風險。 示意圖/ingimage

「加斯!」從擁擠的大廳通往公司自助餐廳的樓梯頂端,傳來熟悉的、低沉厚重的、沙啞的聲音。「加斯!這裡到底在搞什麼?」剛從寧靜湖回來,傑克.柏格過完一年一度的長假,顯然感到很沮喪。

ETF誘發短期交易?

爲什麼?因爲加斯.索特找到一種方法來「摧毀」先鋒的指數基金──就是ETF!或許,這其實是柏格的真心話,他從頭到尾就反對ETF。

《科技》印度人口红利发威 IC设计布局新契机

自從反對內森.莫斯特(譯註:NathanMost;他是美國證券交易所新產品開發部門主管、ETF創始者)推出首檔ETF這個創新想法的那一天起,柏格就一直反對ETF,並支持發行傳統的指數共同基金。

施耐德、勤益科大 打造智慧制造生态系

他認爲,ETF是真正投資者的死敵,因爲它們會引誘投資者進行短期交易,但短期交易幾乎總是會傷及報酬。相反的,指數基金是長期買入、持有的投資者的盟友和朋友。是的,投資指數基金很無聊,但這就是它們的一大優勢──無聊才讓投資者更容易保持投資的狀態,這正是長期成功的關鍵。

「台湾阿南德」最新预言:蓝白将以这组合选总统

爱梦的神 小说
科技炼器师

要解釋「到底在搞什麼?」就必須要回到將近兩年前的一九九八年初。當時,索特擔心一九九七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可能會蔓延到全世界。那年稍晚,俄羅斯的債務危機更加劇索特的恐懼。他是在一九八七年大崩盤前兩週加入先鋒,當時市場一天之內就下跌二二.六一%。正如他後來所說:「我們的經歷塑造了我們。那件事無疑對我留下印記。」

「求爱不跟骚!」辅英科大长扮女警登场呼吁

一直以來,先鋒都拒絕向經紀人和顧問提供銷售支持費用以進行分銷,而且大多數基金經理都很樂意,所以先鋒幾乎沒有從註冊投資顧問和其他人那裡得到任何幫助。但ETF卻不一樣,顧名思義,ETF是在交易所進行交易,因此自然會產生佣金,先鋒所面臨的挑戰則是需要透過上述的分銷管道,來贏取ETF交易量佔比。

創建一個ETF「袖子」

本文出自《指數帝國揭密》

哥特兰+六驱的北欧之旅

索特前後花了九個月的時間,來探索他可能沒注意到的所有負面影響.他一直在問量化投資的同事,哪裡可能會出問題;他也花了幾個小時跟法律部門的同事一起「尋找可能出現的麻煩」;他向行銷人員提出挑戰:這樣做,真的能滿足註冊投資顧問和其他金融中介機構的需求嗎?他們會涌向先鋒嗎?

如果是,爲什麼?需求量會大到讓這一切的努力都值得嗎?透過一個接一個的問題,然後再問更多的問題,索特覺得愈來愈有信心,自己真的發明一些有價值的東西。他帶着一些惶恐不安,最終還是要跟傑克.布倫南(編按:當時的先鋒董事長兼CEO)討論。

布倫南最初的反應是有點懷疑。但就在第二天,他用像是在和大學朋友相處的方式,向索特承認這可能不是索特所提出最糟糕的主意。事實上,當時布倫南表現得甚至相當熱情。他說:「加斯,讓我們馬上向董事會提案吧。」

毒蛇基金(Vipers)

《国际产业》法商欧尚拟续留俄 乌克兰吁联合抵制

我的閱讀有獎勵 小說

這個「發明」的重大意義是:索特的六項專利都跟ETF有關。先鋒於二○○一年推出其首批ETF,並將之統稱爲毒蛇基金(Vipers)。透過把將每支ETF構建爲其大型成熟指數基金之一的股票類別,先鋒可以利用其大型基金的規模優勢,收取僅○.一五%的費用率──不到市場領導者巴克萊全球投資公司(Barclays Global Investors, BGI)所收取○.三五%的一半。二○○六年時,先鋒放棄「毒蛇」的名稱,並將其所擁有的各種ETF更名爲先鋒ETF,而且很快就產生了完整的先鋒ETF名冊。到二○○七年三月,先鋒已經提供三十二檔基金。

澳洲就业紧俏央行料续升息 澳元劲扬

ETF被宣傳爲能夠提供即時流動性,一些基金髮起人則貶低傳統共同基金只能在一天結束時購買或贖回,如果投資者想進入一個快速飆升的市場,該怎麼辦?ETF就提供一天中任何時間進入市場的機會。如果市場崩盤,投資者同樣可以在一天中的任何時間退場,而不必等到一天結束的時候。

有了這個行銷主題,大多數人都認爲ETF的客戶是交易員或投機客,而不是長期投資者。這當然就是傑克.柏格的觀點。他的觀點似乎也得到SPDR五○○巨大交易量的支持。這是第一支追蹤標準普爾五○○指數的ETF。

柏格認爲,ETF的交易量意味着個人投資者的活動。但其實他犯了一個大錯誤,因爲大部分交易量實際上來自機構投資者,尤其是對衝基金經常運用ETF,來抵消其投資組合的風險。另外,套利者也經常利用交易使ETF接近其基礎投資組合價值,這個作法同樣也會產生大量的交易活動。

奉旨懷孕:追捕逃孕小萌妃

短期交易也並不見得就是投機。顯而易見的,一秒鐘內進出的交易不是投機,沒有人會打賭或推測一秒或十分之一秒內會發生什麼事。即使是習慣性的長期投資者,也可能出於非投資的原因而持有短期部位。例如,當退休基金或捐贈基金與一名經理人終止合作時,它在尋找新的長期經理人之前,這一~三個月間會將資金「存放」在什麼地方?

此外,愈來愈多的ETF交易是由財務顧問爲其客戶所進行。有一種假設是,財務顧問也希望獲得靈活性,以便能夠在可以選擇的情況下,在市場上進行短期看漲。但大多數財務顧問都傾向於看重長期,所以索特並不認爲,他們喜歡ETF,只是爲了要做短期投資。

(本文出自《指數帝國揭密》作者:查爾斯.艾利斯 譯者:樑東屏)

編輯推薦